游戏摄影算不算艺术


文 | 李超凡

来源 | 爱范儿(ID:ifanr)

原标题:游戏摄影师靠「截图」年入 600 万,这是什么神仙职业?

随着游戏画质和细节不断进步,不少人进入游戏的目的不再是打怪升级,里面史诗级的风景已经足以让玩家流连忘返。

8.4亿美元巨资打造的游戏《荒野大镖客:救赎2》,描绘了令人叹为观止的西部世界,一些玩家甚至通过这款游戏制作了风光延时摄影,4K的画质可以媲美专业摄影师的作品了。

在游戏圈里,还真有一个叫做游戏摄影师的职业。他们更像是游戏中的旅客,重点是拍摄游戏中的有趣画面而非玩游戏。更准确地说,这种“拍摄”是在游戏中截图。专业的游戏摄影师每年收入甚至高达几百万。不过,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游戏摄影的兴起

2006 年,玩家 EVA 和 Franco Mattes 在游戏《第二人生》中拍下虚拟人物的肖像照,命名为《十三个最美丽的头像》(Thirteen Most Beautiful Avatars),这是公认最早的游戏摄影作品。此后,游戏中的截图摄影开始上升到艺术表达。

不过,游戏摄影(In-game photography)为人所熟知还是近几年的事情。游戏画质的提升和游戏内照片模式(Photo Mode)的出现,加上互联网的普及,都给玩家的参与和游戏摄影的传播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在众多游戏种类中,制作越来越精良的沙盒游戏是孕育游戏摄影最肥沃的土壤。这类游戏往往节奏轻松,没有大 Boss 、通关和升级等任务,而场景又极具观赏性,对于只想在游戏里当游客的玩家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最热的沙盒游戏莫过于被称为神作的《荒野大镖客:救赎2》,里面庞大且逼真的细节不时让人与现实世界混淆。有网友对比了2005年以来几代《荒野大镖客》的画面,画质的提升十分明显,4K的画质让游戏摄影作品的精细程度可以媲美摄影杂志中照片。

几代《荒野大镖客》游戏画质的对比


曾经,截图工具的匮乏是让很多游戏摄影爱好者头疼的问题。这几年越来越多厂商开始意识到,精美的游戏画面能吸引更多玩家,于是在游戏中加入照片模式基本成了标配。


画质的提升和技术门槛的降低,解锁了游戏摄影师们的技能树。现实生活中要拍摄火山和南极等极限场景,对摄影器材和拍摄条件有比较苛刻的要求,但这在游戏中都不是问题了。



 游戏摄影师的世界 

在游戏中一逛数小时,只是为了拍一张满意的照片,游戏摄影师可以说是最佛系的玩家了。他们可能是“转行”做摄影的资深游戏玩家,也可能是来游戏画面里寻找取景地的摄影师。总体来说,游戏摄影的创作与传统的摄影并没有太大不同。

33岁的 Rasmus Furbo 玩了多年游戏,最近迷上了游戏摄影。他表示游戏摄影跟在现实生活中拍照没有太多不同,但能更好地控制周边环境。“如果我自己去旅行,我真的提不起勇气去向陌生人询问是否愿意配合我拍一张肖像,但在游戏里不用担心这些。”

Furbo的《漫威蜘蛛侠》摄影作品中对蜘蛛侠的打光,让该游戏的 UI 设计和用户体验负责人都为之震惊。在另一款游戏《战神》中,他已经拍摄了 5000 多张照片。Furbo十分享受穿梭在战火中拍摄照的感觉,他说:“我觉得自己就像战地摄影师一样,虽然这些照片并不是特别好,但某种程度上却更加写实。


▲ Furbo的蜘蛛侠游戏摄影作品


▲ Rasmus Furbo 在《战神》中拍下的照片


英国的Chris Dicks是一名业余摄影师,他几乎不玩游戏,但这不妨碍他爱上游戏摄影。他甚至创建了一个专门用于展示游戏摄影作品的图片社交账号。Dicks 通常会在游戏《地平线:黎明时分》中的广袤大地上寻找满意的拍摄的地点,有时是森林,有时是山顶。他说:“现实中摄影师可能会在伦敦徘徊一整天来寻找拍摄好照片的机会,在游戏中也是如此。”


▲ Dicks 在《地平线 :黎明时分》用俯瞰角度拍下角色 Aloy



 靠游戏摄影年入600万 


玩游戏摄影的不止是自娱自乐的玩家,也有职业选手。巴西的游戏摄影师 Leonardo Sang把游戏《侠盗猎车5》拍成了城市风光大片,最令无数玩家羡慕的是,他依靠游戏摄影年收入高达80万美元(约626万人民币)。



▲ Leonardo Sang 作品


Leonardo Sang 与另一位游戏摄影师发起了一个虚拟现实摄影(Virtual Reality Photography)计划,通过对游戏截图的再创作达到类似真实摄影的艺术效果。


而“游戏中的汽车后座”(Backseats in Games )是 Sang 最著名的摄影系列之一,他以游戏中的汽车后座为视角,将公路摄影的风格应用在游戏摄影中。Sang本人也是一名电影摄影师,他在游戏摄影中会参考电影大师库布里克的单点透视构图,也会对图片进行比较大幅的后期调整,甚至故意增加颗粒感让照片更接近胶片的质感。在Sang看来,游戏摄影是一种新摄影类型,游戏摄影能拍摄到现实生活中难以捕捉甚至不存在的细节。


游戏摄影师们为游戏厂商提供精美的画面截图,由此来获取高收入。不过,这也可能带来一些副作用。一些过度修饰的游戏摄影作品已经严重偏离了原作,玩家被这些图片吸引购买才发现上当。就像《游戏市场与公关》一书中指出的:“一幅好的图片抵得上评测人士的千言万语,而这纯属欺骗。”



 游戏摄影是艺术创作吗 

如今大部分游戏都加入了照片模式,这意味着给每位玩家配备了一台傻瓜相机,每个人都可以轻易在游戏里拍摄,看似简单,但就像传统摄影一样,业余玩家和职业玩家之间仍有着很大的差距。
游戏摄影师Duncan Harris 曾表示,不少人低估了游戏摄影师的工作难度,他以一张图为例介绍自己的创作的过程:
看上去这不过是一张普通的截图:一个女孩一脚踢向一个持枪男子的画面。但 Duncan Harris 在拍摄这张图之前,需要调节两个角色的光线和阴影比例,确认画面不同部分的占比,确保没有类似“脚穿过头”的穿帮镜头,还要使用适当的前景粒子和前景雾来突出空间感……
Harris 称自己做的工作和《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的最大区别,只是游戏中的场景可以不断重温。
另一位职业游戏摄影师Berduu获得了游戏厂商EA的职位,为了获得理想的游戏截图,Berduu采用了大量专业的工具来调整游戏中的雾气、光源、角色动作和特效。他在给厂商交付游戏截图前,通常要先研究游戏的原画和设定,并和游戏艺术总监沟通,选出最佳的角度和场景。但作品很少一次就达标,花费几天制作一张图也是常有的事。
▲ Berduu 作品

除了用于游戏宣传,也有游戏摄影师希望通过作品讨论一些更严肃的社会问题。比如都柏林艺术家Alan Butler就通过《侠盗猎手5》拍摄了一个名为《洛圣都的下沉》(Down and Out in Los Santos)系列,记录了游戏里那些无家可归者的境况,并与真实世界中的洛圣都贫民区对比。Bulter表示,在游戏中拍摄无家可归者,能避免现实中可能遇到的道德问题。

游戏摄影已经逐渐成为一种亚文化,不少人把它视为一种新媒体艺术形式。但也有人认为,艺术应该是从无到有的创作,从游戏厂商制作的游戏中截图不能称之为艺术。

不过艺术又应该由谁来定义呢?游戏摄影算不算艺术创作,你怎么看?

曲俊燕 | 编辑

本文作者李超凡,首发于公众号“爱范儿”(ID:ifanr),新知阶层的科技读物,与全球智识同步,欢迎识别下方二维码进行关注。

  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


点击以下 关键字 查看往期精彩内容



张家口化工厂爆炸现场直击

向中国摄影提问的纪录片

马格南眼中的筷子

大货司机的四天三夜

透纳奖 | 东欧摄影

薇薇安·迈尔的彩色照片

改革开放四十年

1998九江决口 | 奥运开幕十年

江河人家 | 电影中的摄影师形象 

全球最大摄影收藏地

照片里的抑郁情绪 | 00后为何发重复照片

草根排球 | 去北京过国庆

网络新闻中的视觉

最后一家宝丽来胶片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