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军首任军长李天佑的五个“第一仗”

三十八军首任军长李天佑的五个“第一仗”

来源:人民网,作者:叶青松。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提起三十八军,更多的人会想起“万岁军”,想起梁兴初。但三十八军首任军长李天佑,也是一位勇猛过人、睿智儒雅的战将,许多历史烟云,总是与他联系在一起:百色起义的腥风血雨中,有他的身影;平型关战役的滚滚硝烟中,有他的怒容;四战四平的风起云涌中,有他的手令……

入党后的第一仗:受命扫清百色起义障碍

李天佑是1914年1月8日出生的。1929年春,蒋桂战争爆发,时年15岁的李天佑当了兵,当的是北伐名将李明瑞的兵。没有成为桂系的兵,这对于生长在广西省临桂县的李天佑来说,是幸运的。

李明瑞在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下,按照既定方针,率部在武汉前线退出蒋桂战争,让蒋介石赢了一把。1929年6月,蒋介石任命俞作柏为广西省政府主席,李明瑞为广西省绥靖公署主任兼军事特派员。应俞作柏、李明瑞的要求,中共中央派邓小平、张云逸等共产党员到广西开展工作。

1929年10月1日,俞作柏和李明瑞在南宁誓师,通电反蒋,进攻广州。蒋介石闻讯,立即派人离间李明瑞部的3个主力师。结果,反蒋部队行至桂平时,吕焕炎、杨腾辉带兵投蒋,李明瑞惨遭失败。俞作柏被迫出逃香港,李明瑞率警备第五大队撤往左江地区的龙州。

在这种情况下,邓小平和中共广西特委决定,率本部掌握的武装2000多人,准备举行武装起义。李天佑所在的教导总队气氛也相当紧张。张云逸宣布:“前线失败,蒋军进逼南宁,教导总队绝不投敌,决定撤到左、右江地区坚持斗争。有些学员要走,这也可以,我们革命队伍是由有觉悟的人组成的。现在我们就来站站队,愿意继续革命的,站在我左边;硬是要走的,站到我的右边!”

李天佑毫不犹豫地站到了左边。

站在革命队伍一边的有500多人,站在右边的有100多人。党组织决定,凡是要走的,将枪留下,发给路费,开会欢送。同时,党组织吸收李天佑为共产党员,并提拔为排长。

10月28日,刚刚宣誓入党没几天的李天佑接到一道奇怪的命令:上级要求他们全副武装,立即乘小汽船到百色,参加野营演练。

从南宁到百色后,三大队大队长熊镐生变。他指挥的三大队有1000多人,怎么办?邓小平和张云逸不露声色地以“商谈防务”为由请熊镐赴宴。熊镐不知是计,还自作聪明想借机纠缠张云逸,准备突然起兵。因此,熊镐把三大队的兵力部署完毕后,得意忘形地前来赴宴。

12月8日下午3时,熊镐如约在宴席上落座后,李天佑的驳壳枪顶到了他的腰眼上。熊镐就这样被卸了兵权。接着,张云逸命令教导营两个连队以“演习”的名义,直奔三大队驻地平马镇,控制了大队部。

12月10日,李天佑随部队扫平了百色警察局,为百色起义扫清了最后一道障碍。这是李天佑入党后参加的第一次战斗。

12月11日清晨,邓小平、雷经天、张云逸、韦拔群等领导广西警备第四大队、教导总队和右江农军2800人,在百色广场举行了隆重的红七军成立和誓师大会,史称“百色起义”。当天,红七军军长张云逸、政治委员邓小平任命李天佑为红七军特务连副连长。

1930年2月上旬,桂系嫡系师师长李琪受命率4000多兵力向转移至隆安的红七军发起了进攻。7日拂晓,李琪率部攻占了隆安城西制高点猴子翻筋斗岭,给红七军造成致命的威胁。

张云逸急了。他狠狠地摘下帽子,回头看见特务连副连长李天佑,立即命令道:“你带特务连把制高点给我夺回来!”

“跟我来!”特务连在李天佑的率领下,一路猛打猛冲,很快接近山顶。这时,山顶突然飞来一颗流弹,把李天佑的左脚打穿了。李天佑站立不稳,一下子从半山腰上滚了下来。

2月13日,邓小平到野战医院看望伤员。当他来到李天佑床前时,回头对院长说:“你知道吗?他叫李天佑。百色起义前,熊镐就是他用枪顶死的。这个‘小老虎’连长打仗勇敢。在隆安战斗中,他带特务连把敌人消灭了不少,部队才顺利离开了隆安!”

说到这里,邓小平拍了拍李天佑的肩膀,说:“不简单哪!你打仗勇敢,希望好好养伤,努力提高自己。我相信,将来你一定会成为一个智勇双全的红军指挥员。”

如邓小平所言,李天佑从一名特务连副连长,成长为后来的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

抗战爆发后的第一仗:担任平型关战斗主攻团团长

在李天佑的军事生涯中,值得大写特写的一笔莫过于抗日战争中的平型关战斗。尽管此战歼敌不多,但其历史意义却是深远和长久的。平型关战斗时,李天佑担任主攻团六八六团的团长。

百色起义后,李天佑先后任红七军特务连副连长、连长。1931年7月,李天佑随部队进入中央苏区,历任团长、师长,参加了第三至第五次反“围剿”作战。长征中,李天佑率部担任军团前卫,在广西灌阳新圩阻击国民党军两个师,激战三昼夜,掩护中央机关渡过湘江。到达陕北后,李天佑指挥部队参加了直罗镇、东征、西征和山城堡等战役。

七七事变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李天佑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六团团长。该团副团长为杨勇、参谋长为彭雄。

改编就绪,八路军一一五师分两路梯队奔赴抗日前线,一路开往晋西北,一路开往晋东北。李天佑率六八六团为师晋东北梯队先头部队,直插五台。

9月22日,日军第五师团一部进占平型关以北地区。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一一五师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侧击向平型关进攻的日军。

接到命令后,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命令:六八五团在平型关东侧,六八六团在平型关西侧,伏击日军。

当天黄昏,两个主攻团迅即出发,连夜赶到了离平型关30多里的冉庄。

24日晨,平型关方向传来隆隆的炮声,侦察参谋气喘吁吁地跑回来报告,说日军大队人马向平型关运动来了。傍晚,师部决定:今晚12时部队出发,开往平型关伏击日军。

当天夜里,天空阴云密布,下着倾盆大雨。李天佑率领部队按时出发,天亮后到达了预定位置。

平型关方向的炮声一阵紧似一阵。李天佑和杨勇一同到前线指挥所去观察,发现前面是公路,两旁是山。李天佑摘下望远镜对杨勇说:“隐蔽得很好。”

这时,山沟里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车队载着日军士兵和军用物资开往平型关。公路上有的地方泥浆很深,道路不好走,几百辆汽车在兴庄至老爷庙之间的公路上停了下来。后面的队伍还在往前挤,人、马、车拥挤到一块,真是一个开火的好时机。李天佑抓过耳机询问瞭望哨:“敌人全进伏击圈了吗?”

“通灵丘的公路上已不见敌人了。”

李天佑撂下听筒,马上派参谋去报告林彪。

参谋走后不久,敌人突然向两侧山上开枪扫射。李天佑和杨勇交换了一下惊异的眼色:怎么回事呢?难道被日军发觉了?为了不让日军有所准备,错过战机,李天佑决定马上下达攻击命令,并再次询问瞭望哨:“后面没有队伍了吗?”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李天佑抓起耳机,命令担任突击的一营:“攻击开始,打!”这时,去报告林彪的参谋也跑回来了,带回了林彪一个字的命令:“打!”

战士们早就盼望着这一时刻的到来了。顿时,手榴弹、机枪、迫击炮的响声搅成一团。充塞在公路上的日本鬼子人仰马翻。

正打得起劲,一参谋朝李天佑大声喊道:“师长叫你到他那里去一趟!”

师指挥所就在右后侧山坡上,李天佑一路小跑,很快就到了。林彪披着雨衣,正在观看前面的战斗。他看到李天佑,说:“沉着些。还怕没仗打?战斗不会马上结束的。”

接着,林彪对李天佑说:“看到吗?敌人很顽强。”说着,林彪又边指公路边说:“公路上的敌人正在抢占地形和利用汽车顽抗。我们现在包围了敌人一个旅团,有4000多人,大块不好吃掉,必须把它切成几段。你们一定要冲过公路,把公路上的敌人切成几段,并以一个营抢占老爷庙。拿下这个制高点,我们就可居高临下,把敌人消灭在沟里……”

李天佑受领了新的任务,跑回指挥所,马上命令右侧山上的三营向老爷庙冲击。这时,东侧的六八五团也开始突击了。

巨大的冲杀声震撼山谷,战士们勇猛地向公路冲去。日本鬼子东奔西窜,战马惊鸣。然而,日本鬼子终究是野蛮的,而且枪法很准。他们不顾伤亡,利用汽车和公路旁的沟坎顽抗。六八六团伤亡在不断增加,部队还没有冲上公路,一部分日军就已经爬到半山,占领了老爷庙。看来情况对六八六团十分不利。

李天佑看到战士接二连三地倒下,很是痛心,但他觉得“当亡国奴是可耻的”,便痛咬牙关命令:“三营长,不要怕伤亡!冲,冲上公路就好啦!”

战斗异常激烈,三营伤亡很大。为了切断日军汽车兵与骑兵的联系,三营九连的指战员差不多快打光了,只剩下十多个人。

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

三营冲过了公路,直奔老爷庙。营长杨国夫负伤了,教导员刘西元接着指挥。后来,二营增援,一同攻上了老爷庙,控制了老爷庙的制高点。

占领了老爷庙后,八路军居高临下,使得山沟里的日军无缝可钻。鬼子们这下可尝到了山地战的厉害。这时,那些日军指挥官才恍然大悟,挥着刀乱喊乱叫,指挥日军争夺这个光秃秃的小山头。显然,日军的争夺为时已晚,败局已定。

从苏联回国后的第一仗:担任四平战役总指挥

平型关战斗之后,李天佑升任八路军第三四三旅副旅长、代旅长,率部转战吕梁地区,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

1939年初,李天佑病情加重,无法继续坚持指挥作战。在共产国际的安排下,李天佑被送入设在苏联库契克地区的共产国际红十字会疗养所治疗。经过10个月的治疗,李天佑病愈。

1939年10月,李天佑入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特别班学习。伏龙芝军事学院是一所培养苏联军队高级军官的学府,特别班是专门为中国革命培养干部的一个班。特别班有两个,一个是军事班,一个是政治班。李天佑在军事班学习。

1941年6月22日,苏德战争爆发。在这种情况下,特别班只好结束。混乱的战局,使苏联方面对中国同志的照顾显得更加力不从心。一天上午,苏联军官切尔诺夫上校对大家说:“非常抱歉,我们想留你们继续学习,可法西斯不同意。”

没办法继续学习,李天佑等人只有回国。然而,回国的路是漫长的。莫斯科距中国是那么遥远,途中之艰苦难以想象。李天佑事后回忆说,迫于生计,他在途中只好捉野兔,靠喂养兔子暂时维持生活。1944年3月28日,李天佑终于回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后,战争的阴影仍未在中国的大地上消失,蒋介石发动了内战,解放战争随即开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迅速将在东北的军队划分为野战军和地方部队,成立了北满、南满、东满、西满等4个军区。李天佑被任命为北满军区参谋长。

1946年4月至1947年4月,是东北局势最不稳定的一年时间,是国民党军和解放军争地盘争势力的时间。国民党军的战略方针是“先南后北,南攻北守”;解放军的战略方针是“坚持南满,巩固北满”。如此针锋相对的战略方针,便演绎出了东北民主联军南满部队四保临江、北满部队三下江南的故事。

作为北满军区参谋长的李天佑,在一下江南时,指挥军区独立师参加焦家岭战斗,消灭国民党正规军1000多人;二下江南时,歼灭国民党正规军2800多人;1947年3月8日,东北民主联军发动三下江南战役,李天佑参加指挥第一纵队,向国民党军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歼灭国民党军第八十八师全部和第八十七师一部,共7000多人。

1947年4月,李天佑调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司令员。一纵部队的前身曾是在平型关战斗中痛击日寇的八路军六八六团。李天佑算是回到了老部队任职,感到十分亲切。

李天佑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手攻打四平。此前,四平已打过两次。后来,四野的老人们都说:东北这地儿,打仗打得最惨烈的就算是四平了。四平、四平,打了四次才平啊!

李天佑是四平战役的后两次战斗的一线总指挥。

四平在东北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在一战四平时,东北民主联军占领了四平,国民党军进行了反扑,激烈交战的节骨眼上,毛泽东致电林彪:“一、四平守军甚为英勇,望传令嘉奖。二、考虑增加一部分守军(例如一至二个团),化四平街为马德里。”马德里是西班牙的首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这里发生过极其惨烈的城市保卫战。毛泽东要求将四平化为马德里,说明中央在东北的决战决心。而国民党军也想在四平誓死抗争,蒋介石曾这样说:“没有四平就没有东北。”

二战四平时,东北民主联军取守势,国民党军为攻势。双方整整打了一个月,东北民主联军伤亡8000多人。林彪最终下决心:放弃四平。

如今,李天佑担任前线总指挥,指挥三战四平。三战四平与二战四平不同,此战东北民主联军为攻势,国民党军是守势。

6月5日,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发布命令,由李天佑指挥的第一纵队、邓华指挥的第七纵队和第六纵队十七师组成四平攻城部队,攻城总指挥由李天佑担任。

6月8日,李天佑便指挥部队包围了四平。6月11日攻城开始。经过10天激战,攻占四平街西半部,歼敌6000多人。这时,国民党军从沈阳等地抽调了10个师增援四平。6月25日,增援部队逼近四平,林彪下达了撤出战斗的命令。这一撤,救了坚守四平的国民党军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的命。

三战四平失利,林彪作了自我批评,李天佑也主动检讨,并总结了经验和教训。

时间很快到了1948年3月,东北民主联军已改称东北野战军。东野集中了第一纵队、第三纵队和第七纵队三大主力攻打四平,史称“四战四平”。这一战,攻城总指挥仍由李天佑担任。

这个时候打四平,历史的天平早倾向了解放军。三战四平时与李天佑硬顶的陈明仁,此时已被蒋介石剥夺了兵权,耗在南京城内无事可做;原守四平的国民党军第七十一军被调到新民地区,四平城内只有国民党军重新补充起来的第八十八师和一些后勤部队。

李天佑吸取三战四平时呆板的战术教训,采取多点突破,命令第一纵队为主攻部队,从西北和正北两个方向突击;第三纵队和第七纵队为助攻部队,从西南、东南、东北三个方向突击。

3月12日7时30分,总攻时刻到了。随着解放军炮火的急袭,战斗按计划进行着。7时50分,李天佑下令:“攻击!”随即,5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总攻开始了,各个方向的突击队勇猛地向四平城内冲去。

部队进展迅速,随着好消息不断传到指挥所,李天佑露出了笑容。第一纵队4个团仅用几分钟就冲过了铁路桥头堡,从北面突破进城;独立师有一个团从城西北角突入国民党军主阵地;第三纵队和第七纵队也分别突入城内。李天佑对参谋人员说:“指挥所前移!”

战至13日7时,第一纵队和第三纵队调整兵力,向最后一股残敌发起攻击。最后,四平被解放军拿下了。李天佑出现在四平街上。

四战四平,一共用了23个小时。

四平解放后,李天佑指挥第一纵队参加了辽沈战役。此役,李天佑指挥的第一纵队进行了大小战斗20多次,毙伤和俘虏敌人3万余人,缴获各种枪支1.7万多支,各种火炮392门。辽沈战役结束不久,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全军统一番号。1948年11月1日,东野改称“四野”,东野第一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军。李天佑任军长、梁必业任政委。李天佑成了三十八军首任军长。

挥师入关后的第一仗:率部鏖战天津城

改编后,三十八军首任军长李天佑和首任政委梁必业受命率部入关,参加平津战役。走棋的人都知道,谁走着了“棋眼”,整盘棋赢定了;打仗的人都知道,谁在战场上最终占领“关卡”,整个战役就有主动权了。平津战役,说到底就是攻打天津,天津破,北平不攻自破。

1948年12月30日,三十八军在李天佑和梁必业率领下,从喜峰口入关,抵达平津铁路的宝坻县一带隐蔽集结待命。天津攻坚战就此拉开了序幕。此时,傅作义还不相信东北解放军会入关这么快,因此,当1949年1月14日发起总攻时,他得知进攻的士兵都戴着皮帽子时,傻眼了,也彻底失望了。事后,毛泽东把这种用战斗消灭拒绝和平解放的敌人的方法誉为“天津方式”。

三十八军入关后的指挥部设在天津城西的市镇。李天佑站在房顶上用望远镜观察,把10公里外的天津市尽收眼底。

他一边看一边说:“天津是个好地方呀,可青天白日旗该换了!”

换旗说起来是容易的,但真正做起来却很有难度。比如,对天津市内的工事布局,国民党军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指挥的第八十六军和第六十二军的布防等,都知之不多。

1月5日,天津前线指挥部最后决定,攻打天津以四野5个军22个师为主。李天佑和梁必业统一指挥三十八军和三十九军从天津城西和平门突破,由西向东挺进;邓华和吴富善统一指挥四十四军、四十五军从天津城东民权门一带揳入,由东向西挺进;然后,两路部队在金汤桥会师。四十六军,警戒塘沽国民党守军出援,保证主力部队直捣天津。

受领任务后,李天佑带领各师师长和作战参谋来到离国民党军前沿工事只有1000多米的李家坟,侦察天津城西和平门外的地形和敌情。

刚潜入李家坟,敌人发现了,枪弹便“嗖嗖”飞射过来,掀起的泥土和雪浆溅了李天佑一身。

李天佑摸了一把脸上的泥浆,继续往前走。警卫员急了,一把拉住李天佑:“军长!太危险了,回去吧!”

李天佑说:“再往前一点,看得清楚些!”

就这样,李天佑等又往前靠了靠,终于把和平门及紧贴的护城河都看清楚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从前线侦察回来后,李天佑连夜研究了攻打天津的方案。

就在准备攻打天津之时,李天佑接到通知:天津城内要派人来和我们谈判。事后知道,原来是国民党军在淮海战役中失利,陈长捷对守天津失去了信心,想用谈判来拖延时间。

1月12日20时,天津前线总指挥刘亚楼和四野政治部主任谭政遵照中央军委指示,与天津守军谈判代表进行了谈判。刘亚楼指出:天津守军如果自动放下武器,人民解放军将保证他们的生命财产,否则,城破之日,将严加处罚;并限定他们在24小时内答复。

为了迷惑敌人,刘亚楼故意拖延到会时间,使敌人形成攻城指挥部设在城北的错觉。这一招还真管用,陈长捷误认为解放军的主攻方向在城北,以至于谈判代表回去后,马上调整了部署。

因陈长捷无意和平解决,天津前线指挥部决定:1月14日10时发起总攻。

当时针指向10时整,指挥部里的李天佑跟梁必业交换了一下眼色,转身命令作战参谋:“开始吧!”

刹那间,炮弹呼啸而去。天津国民党守军根本无法还击。正打着,一发炮弹却掉落在距三十八军指挥部十步远的地方,弹片穿过伪装网飞向掩蔽部。李天佑一听声音,知道这是敌人从城内打出来的炮弹:难道敌人发现了我们的指挥部?

参谋们开始挪动地图和电话机,准备转移指挥部位置,同时请军长赶快转移。李天佑凝视前面,沉着地说:“等一等,再观察一下!”

原来,国民党军发现三十八军的坦克出动了,拼命想摧毁它们,炮弹一气乱来了。摸清了情况,李天佑命令炮兵向国民党军纵深阵地开炮:“回敬他们几百发炮弹,谢谢他们的照顾!”

大战之中,还能如此镇定,还能如此谈笑风生,真不愧为“睿智儒雅的战将”。

战斗打到次日下午3时,四野东西两路大军会师金汤桥,全歼天津国民党守军,活捉陈长捷。至此天津攻坚战胜利结束,拿下天津只用了29个小时。

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平津战役胜利结束。

3月,李天佑调任第十三兵团第一副司令员。

新中国成立后的果敢第一仗:五星红旗在西沙群岛飘扬

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激动人心的声音,传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李天佑率领部队,从广播里聆听了毛泽东的声音之后,立即投入到了广西大剿匪的战斗之中。

1951年2月,时年37岁的李天佑升任广西军区司令员。1957年11月,李天佑出任广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李天佑主持广州军区全面工作不久,一份紧急战情通报放到了他的桌案上:“某国当局派军队侵占我国的金银岛!”

金银岛是我国神圣领土西沙群岛的组成部分。西沙群岛如同撒落在祖国蓝色领海的一颗颗耀眼的明珠,让人心驰神往。李天佑收到情况后,拍案而起:“简直是岂有此理!金银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岂能让人随意侵占!”

李天佑立即召集党委成员开会,研究金银岛事件。多数党委成员表示:“金银岛是我们南海西沙群岛的一个岛屿,早在汉唐时代,中国人就在这一带海域从事航行和捕捞活动。”“金银岛是中国历代政府管辖之内的地域,某国简直欺人太甚。”但也有人担心:“那一带海域气候条件不好,又无渔民定居,而且解放后政府也从未派兵驻守,是不是等等再说?”

李天佑说:“事关祖国领土完整,消极等待怎么行?我看,必须马上派部队协同武装民兵,迅速开赴岛上驻守!”最后,李天佑要求党委成员表决,形成决议:以民兵的名义迅速开赴各岛屿驻守,并将意见报告中央。

周恩来接到李天佑签发的广州军区的电报,立即向毛泽东汇报。毛泽东坚定地说:“南海千里海防的安全必须确保和加强,决不能让任何人侵占。”

中央迅速批准了广州军区的意见,武装民兵立即开赴西沙群岛各岛屿。这是一次果敢坚决的行动,从此,西沙群岛的上空开始飘扬起五星红旗。

1962年9月,李天佑就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一直到1970年9月,整整8年时间。李天佑在总参谋部分管军务、动员和防化兵部;后来,又分管作战情报、机要和通信兵部,先后分管过10多个部局的工作。

1970年9月,李天佑病了,而且病情来得十分突然。9月7日住院,9月27日就逝世了。

当日,周恩来就接到了秘书的报告:“总理,总参报告,李天佑副总长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了!”

周恩来闻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他才56岁呀!前些日子,我给他通电话,声音还很有力,病情发展得这么快!”许久,周恩来心情沉重地说:“天佑同志是个将才呀,可惜英年早逝!我要参加追悼会,致悼词。你即向他夫人表达我的心意。”

沙场征战四十年,从未自己解缰鞍。一代将星李天佑,能让总理挂牵、出席追悼会并致悼词,此生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