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郭德纲,从一个不起眼的江湖艺人成为了全国曲艺界最耀眼的太阳。他一路是怎么坎坷走来的经历了大风大浪。

儿徒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岳云鹏。去外地打工机缘巧合拜了郭德纲学艺。勤训苦练,在小剧场说了十年,基本还是很扎实的,由于曹何离开德云社机缘巧合的成为老郭主推的人。认为老郭还是有点赌气的意思在:认为你们走了,就是这边一个替补扫地擦桌子的我也可以让他红。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陶云圣(陶阳)。陶阳应该是老郭众徒弟中最为特别的一个,尽管老郭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的将其他徒弟称为“儿子”。专门给他开了麒麟剧社喜爱之情不言而喻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烧饼。太闹腾,总给人感觉烧饼吐字不清,而且有点磕巴,天赋不高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栾云平不温不火。对德云社或是对老郭绝对忠诚,其次,栾云平清华大学的学历在德云社内算是绝对的高知识分子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张云雷、当先最红的相声演员,开相声专场搞得和演唱会一样,女粉众多,喊着辫儿哥哥,柳活儿好。

​学徒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张鹤伦长的不是太好看。表演风格限于耍贱,但是耍贱比起小岳来感觉有些过,小岳的“贱”透着可爱,但是张鹤伦的“贱”则有几分“淫”。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孟鹤堂。相声有新人的冠军让堂主也火了,不得不佩服老郭捧徒弟的能力,几乎是想让谁红谁就能红,小孟的红尽管与颜值有一定关系,但是不得不说,小孟的相声让人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就是这个年纪的相声演员该有的劲头和尺寸。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阎鹤祥。阎鹤祥搭档少班主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阎鹤祥的捧哏风格和于大爷、孙胖子等不同,阎鹤祥属于不吃亏型。

叛徒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自从曹云金出走后德云社无大将,还记得老郭曾经说过大金子是德云社的无冕之王。最火的时候真的听德云社是冲着大金子去的而不是郭德纲、无论是颜值、基本功、台风等各个方面都算是德云社众徒弟中首屈一指。在此不过多讨论他与老郭谁是谁非,但从他离开德云社后真的没有几段好的相声了,不管是上综艺还是演电影都没有像样的作品,反而感觉在相声道路上越走越远

郭德纲:我收的徒弟有三种,儿徒、学徒和叛徒

何云伟有好嗓子,可是离开德云社后就基本上没有什么消息了。最新的新闻是他拜在了侯耀华名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恶心老郭,从老郭的徒弟辈变成了和老郭平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