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之窗】京东进军“植物工厂”!能否打破70%不赚钱的困境?

京东自建的植物工厂,是国内最大的日本技术水培蔬菜工厂,被认为是农业发展高级阶段的植物工厂,为何在技术成熟的日本陷入困境?京东如何应对?


京东自建植物工厂,开创国内电商先河


12月6日,京东植物工厂落成仪式在北京通州举行。京东自建的植物工厂总面积达1万多平米,是国内最大的日本技术太阳光和人工光结合型植物工厂,也是国内最大的可量产、商业用途的日本技术水培蔬菜工厂


植物工厂内的蔬菜将常年处于最适宜生长的环境中,产量是常规种植的3-4倍,更是比常规种植方法节水90%以上。植物工厂生产的蔬菜将成为京东生鲜自有品牌“京觅”的一员,于近期上架京东生鲜线上平台及7FRESH线下超市。


▲京东植物工厂正式落成


特点1:日本三菱提供技术支持


在水培蔬菜领域,日本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其技术出口也以技术稳定成熟而闻名。早在2017年6月,京东集团就与日本三菱化学控股集团签约,双方将在水培蔬菜领域展开业务合作。


目前,京东植物工厂从材料到设备、从种子到营养液均来自日本三菱,同时,三菱化学还提供了相应的栽培技术并派有日本专家常年驻场指导。


特点2:无农药激素、无需清洗即可食用


据悉,京东植物工厂通过人工干预技术,植物工厂内的温度、湿度、光照、二氧化碳浓度等可以常年保持在最适宜蔬菜生长的状态;进口自日本的净水设备可以彻底杜绝水体污染,再配合上“因菜制宜”的营养液,蔬菜无需使用农药和激素就可以茁壮成长,营养远高于有机蔬菜和普通蔬菜,工厂内绝对安全的生长环境甚至可以确保蔬菜无需清洗即可放心食用。


特点3:耗水量极低


植物工厂还兼具节能环保属性。植物工厂培育蔬菜的耗水量极低,比常规种植节水90%以上;同时蔬菜所需的营养液也是循环使用,整个植物工厂接近零排放,对环境造成的负荷极低。


特点4:高产量、高效能


高产量、高效能是植物工厂的另一大特色。以菠菜为例,植物工厂中培育的菠菜平均生产周期约为每年19茬,而普通田地种植的菠菜一年不会超过4茬,普通温室一年也不超过6茬,效率高出3-4倍。


特点5:做高端蔬菜供应,初期只卖6种菜,价格低于有机蔬菜


植物工厂的蔬菜将作为京东生鲜自有品牌“京觅”的主打产品,于近日在京东生鲜线上平台和7FRESH线下超市同步销售。


初期,消费者通过上述渠道可以购买到菠菜、青梗菜、色拉菜5号、红叶生菜、香菜和芝麻菜6类常见蔬菜且价格要低于市面上的有机蔬菜。


▲植物工厂一角


“京觅”品牌创立之初就瞄准了一、二线城市的家庭用户以及对健康、营养、健身、保健等方面有着更高需求的用户,旨在打造一条全产业链把控、全流程安全的生鲜产品“流水线”。


目前,自有品牌“京觅”已经囊括了30余款产品,覆盖果蔬、海鲜水产、肉禽等多个品类,成为了国内高标准生鲜的一面旗帜。


▲实时温度监测


“京东植物工厂”是京东生鲜在供应链源头布局的一次尝试。建立自有基地和品牌,从蔬菜生产到商品销售的“一条龙”,确保规模效应和价格稳定等优势。

     

植物工厂在日本陷入困境,京东如何应对


植物工厂被认为是农业发展的高级阶段,最早可追溯至1957年的丹麦,随后在欧美以及日本缓慢普及。日本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植物工厂。截至2014年8月,日本的植物工厂已发展到304家。


2016年12月底,运营了2年多的日本神奈川县“横须贺东芝无尘室农场”(简称,“无尘室农场”)悄然走到了尽头。


近年,一度如火如荼的植物工厂模式在日本国内遭遇了重大的挫折。除了像东芝这样的大企业纷纷撤出这一领域之外,日本国内7成左右的植物工厂实际处于亏损或惨淡经营的状态。


植物工厂为何在日本陷入困境?日本的教训又会给京东提供怎样的参考?


日本问题一:高科技蔬菜败给了露天蔬菜——价格高、口感区别不明显


日媒称:“是因为(植物工厂的蔬菜)价格不敌露天栽培的蔬菜,而且初期必须投资大量设备成本,因此获利始终难以突破。”东芝这座植物工厂主打的是一种类似于方便面的即食型蔬菜沙拉——“Salad Cafe”。在百货店里,一杯重量为80g的这种蔬菜沙拉的售价为350日元,而露天栽培的同种蔬菜350日元能买1000g之多。


东芝的媒体负责人表示:植物工厂生产出来的蔬菜并没有成为高品质的商品。最主要的原因是和露天蔬菜在口感、味道等方面的区别并不明显。


京东对策一:瞄准一、二线城市,应重视产品差异化、可种附加值高的药材


京东植物工厂的蔬菜背靠京东自营品牌,瞄准了一、二线城市的家庭用户。这类消费者对健康、营养、健身、保健等方面有着更高需求,也许会对价位高于露天蔬菜低于有机蔬菜的植物工厂蔬菜更多信任,那么三四城市的消费者又该如何满足呢?产品差异化对消费者的选择非常重要。


初期京东植物工厂有菠菜、青梗菜、色拉菜5号、红叶生菜、香菜和芝麻菜可供选择。因为绿叶菜生长周期短,需肥耗能相对较少,利于控制成本。后期京东可考虑种植附加值更高的药材,例如当归。


日本问题二:只有不到3成植物工厂能够盈利,没有搭建好销售平台


据日本设施园艺协会的一项调查发现,截至2015年3月,日本国内的“人工光利用型”、“太阳光、人工光并用型”以及“太阳光利用型”的植物工厂一共有400多座。其中,42%的经营者处于亏损状态,收支持平的经营者为33%,只有25%的经营者能够盈利。


2015年6月,植物工厂领域的先驱、当时日本国内最大的植物工厂运营公司“未来”(MIRAI)股份有限公司因负债11亿日元,提出破产申请。 


据了解,虽然“未来”公司的最大日产量能够高达2万棵,但由于没有搭建好销售平台,以至于60%的蔬菜最终被当成废弃物处理。


京东对策二:自有线上线下渠道,可与大型餐饮连锁合作、拓宽商业模式


相比而言,京东植物工厂具有天然的销售基因:京东生鲜线上平台及7FRESH线下超市。


但是还不够。


分销渠道除了C端之外,可考虑与大型餐饮连锁企业合作。目前,已经有植物工厂与海底捞、呷哺呷哺等品牌火锅店合作。


其次在商业模式层面,植物工厂在卖蔬菜之外,可以开发新型商业模式,比如亲子教育、休闲农业、采摘活动等挖掘用户对植物工厂的深层次需求。 

     

植物工厂确有前景可期



日本科技企业积极推动植物工厂的海外出口,中国大陆便是其中一个主要目标市场。


2015年,日本三菱化学控股集团开始在中国大陆推行大规模的植物工厂模式。根据计划,到2017年之前,在江苏等中国15个省份建造50个植物工厂。


2017年,三菱开始与京东合作,三菱出技术,京东出生鲜销售渠道,在北上广建设植物工厂。


无独有偶,松下也在我国搞起了植物工厂。今年3月份,松下位于苏州的植物工厂将结束试运营,作为松下在国内的一项正式业务对外销售蔬菜。该工厂占地1000㎡,目前仍在提升产量,计划目标是月产量翻2倍达到9吨/月。去年9月份,松下植物工厂推出了“品蔬生活”的品牌,旗下蔬菜进驻了苏州AEON永旺超市、泉屋百货,以及几家松下电器门店内。


还有一家国产品牌——“中科三安植物工厂”,由中科院植物研究所与福建三安集团共同发起。其二代植物工厂已经投产,但并不生产蔬菜,而将目标瞄准了生物医药材料开发,目前用于生产名贵中药材金线莲。


鸿海集团旗下的富士康利用旧厂房空间打造了一座全球最大的植物工厂,面积高达5000多平方米,拥有14层种植层架,日产量可达2.5吨之多。


而在邻国日本,尽管有70%的植物工厂不盈利,日本7-11仍投资3.67亿元设立大型植物工厂,每天可生产相当7万份沙拉的生菜,提供给东京和神奈川县门店销售沙拉及制作三明治。


种种迹象让人不得不信服,植物工厂确有前景可期。


但京东植物工厂想光靠叶类蔬菜征战我国种类繁多的农产品市场,份额实在有限。